1. <output id="gxpsb"><nav id="gxpsb"><div id="gxpsb"></div></nav></output>

          <object id="gxpsb"><nav id="gxpsb"></nav></object>
          <big id="gxpsb"></big>
        1. 一棵小草如何固碳?

          發布時間:2022-03-09 16:52:16丨來源:中國網草原頻道丨作者:丨責任編輯:蘇文彥

          提到碳匯,人們很容易想到森林的貢獻,但草原碳匯作用卻被忽視。實際上,草原在增強生態系統碳儲量、促進全球碳循環及減緩氣候變化方面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在內蒙古呼和浩特,修復后的敕勒川草原每年每公頃固碳1.5噸左右,釋氧量2.8噸左右。它與我國2.645億公頃草原一起,每年實現固碳量約6億噸。

          綠草如茵、野花盛開的敕勒川草原

          應用適地鄉土植物,發掘每棵草的碳匯價值

          固碳方式一般有兩種,一是地表的生物量吸收,二是根系和土壤的碳儲存。草原植物是固碳的重要載體,例如被稱為“牧草之王”的苜蓿,單位葉面積固碳量為44.72克/(平米?天),釋放氧氣量32.52克/(平米?天),能通過其自身地上有機體固定大量的大氣二氧化碳,且與它共生的根瘤菌在固碳的同時還能固氮,減少施肥;具備抗旱、耐寒等特性的冰草,固碳量為9.96克/(平米?天),不僅能用于生態修復,且草質優良,柔軟、適口性好,幼嫩時是飼養羊、牛、馬、駱駝的優質草種;“草原衛士”芨芨草具有節水、耐旱、耐寒、耐鹽堿等特點,早春幼嫩時動物愛吃,晚秋成熟時,可用于造紙、造絲,又可編織筐、草簾、掃帚等,還可改良堿地,保護渠道及保持水土。

          蒙草“冰草育種基地”

          蒙草科研團隊在評價篩選多種草原植物抗逆性的基礎上,將耐瘠薄、耐鹽堿、節水、抗旱等抗逆性優良的草原植物廣泛應用于敕勒川草原、烏拉蓋草原、烏珠穆沁草原等退化沙化草原修復實踐中,在提高草原植被成活率和修復效果可持續性的同時,篩選出“高固碳、低耗能”的“特種草”植物,充分發揮草原碳匯的重要價值。

          恢復草原植物多樣性,增加固碳能力

          研究顯示,較高的土壤碳儲量與該時期地上生物量和地下根系生物量以及多樣性物種有關,植物多樣性極大的提高草地碳捕獲率和碳貯存率。如果在草原生態恢復過程中,使用單一品種進行草地恢復,或營造單一的景觀,生物多樣性低,會造成固碳能力的降低。

          在敕勒川草原修復過程中,蒙草團隊運用生命共同體理念,應用一年生與多年生的豆科和禾本科植物品種進行混播,開展多樣性建植,通過人工干預與自然恢復相結合的方式,改良土壤、重建植被群落。經過兩年的修復,這里從荒漠、砂石灘變為綠草如茵、野花盛開的草原,60多種植物和一大批動物、昆蟲回歸草原,生物多樣性逐漸恢復。

           礦山生態修復植物適應性評價

          位于草原區的扎賚諾爾礦山,從1902年就開始開采,礦區土地上植物極難生長,被戲稱為當地的“火焰山”。蒙草團隊選取具有抗寒、抗旱、抗貧瘠、抗鹽堿、生長快、成活率高等特點的鄉土植物進行生態修復。修復后的礦區各種原生植物恢復生長,植物種類由最初的10多種增加到70多種,每年每公頃土地能夠固碳1.5噸,從生態負資產變成了生態凈資產。

          構建草原碳匯標準,推動草原可持續發展

          “十四五”時期,中國將實施退化草原修復2.3億畝,每修復一畝草地約固定0.1噸碳,草原固碳潛力巨大。但是,草原碳匯還沒有像森林碳匯一樣的相關標準,沒辦法核算和評估。在今年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蒙草生態董事長王召明建議構建國家草原碳匯標準體系,核算草原碳匯價值、支撐草原碳匯的開發和利用。 

          草原碳匯不僅是一個生態概念,更是草原生產生活方式的轉變。草原碳匯的提升不光是簡單的播種施肥,更要遵循自然規律。如種植鄉土草種,發掘每棵草的碳匯價值,提高節水草原鄉土植物應用比例;提升草原增碳技術和固持能力,建設低碳牧場;將草原生態修復、草原礦山生態修復等碳匯增量進行計量,提升生態修復碳匯增量等,通過構建草原碳匯標準,探索草地資源的生態保護補償機制,推動草原特色經濟、綠色產業可持續發展。

          生態修復前后的敕勒川草原對比

          綠草如茵的敕勒川草原

          久久超碰极品视觉盛宴